梦醒时分

DREAMs

临下水时,墙角里
一只甲虫风声鹤唳。
窗外几百米是一条乡间
高速公路。月光稀释在
路灯的反光里,打碎
货车经过的回响。
逐渐下沉。黑暗是唯一的
潜水服,水底的声速有
每秒一千六百米
躺在床上空想,
不可准确获知路况
所以潜泳的人
都要学习多普勒效应。


林奇主义者的自传

床,虚无的
意向,上面躺着死人。
他曾在夕阳下出发,踏进
落雨的屋门。一小片
碧绿而皱折的墙纸——
那后面传来不少空洞笑声。
不知所云,自以为是。这些
都归因给生活,灰暗的迷雾里
看不清蓝丝绒长裙下的血。
墙角那根煤气管多半死了,
而人们还在对话。
兔子发问
婴孩作答
观影的人昏昏欲睡
读诗的人暗自咒骂


假阳光

你,孤独的守夜人,身处
斑驳黑暗中。等待
某个夏天黄昏,
长久坐在窗边。
遥远的平面寂静,
而角落里一束未名之光,
无息地扫过
美术馆谨慎的冷气

那里的窗棂反射着
聚光灯的回响。


在梦里做梦,是没有分支的递归。
我们常说的栈溢出,也不过是惊厥
深埋在丝绒和棉布之间的
自愿醒来或被迫沉睡,对象后来
新建于堆上面。空间都在午夜释放。
但我向来不敢
关掉闹钟。否则梦醒时分
何处是返回的指针?
一块碎裂时间
如此划给英灵殿。
滚滚雷声在命令行
警示世人:确切泄漏了七万六千字节。